嘉楠冲刺美股:由比特币挖矿起家 瞄准超算芯片领域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10-31 21:54

[摘要]招股书显示,嘉楠总收入从2017年的13.081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7.053亿元(3.941亿美元),增幅为106.8%。

雷帝网 雷建平 10月29日报道

在冲刺港交所未果后,嘉楠转战美股。

嘉楠的增长策略包括:加强在超级计算解决方案中的地位;继续投资于高能效IC设计;继续推出新的AI产品;以AI产品为基础,提升AI平台商业模式;继续加强供应链管理;继续扩大海外业务。

是第一家提供7nm工艺制程ASIC的公司

据介绍,嘉楠是一家从事自主AI芯片研发、提供高性能计算服务的互联网公司。嘉楠掌握集AI芯片研发、AI算法、结构、SoC集成及流程实现一体化等综合技术,以AI芯片为核心建立AI生态链,以生态伙伴需求为依归,为生态伙伴提供一揽子AI服务方案。

嘉楠于2013年发布了全球首款基于ASIC芯片的区块链计算设备。2015年,嘉楠获清华长三角研究院投资,并作为重点项目被引进至科技重镇杭州。同年,嘉楠实现28nm制程工艺芯片的量产。

嘉楠在2016年实现了16nm芯片量产,通过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

目前,嘉楠的产品和服务遍布全球6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美国、加拿大、瑞典、冰岛、波黑、马来西亚、韩国、俄罗斯、亚美尼亚等国家和地区均建立了良好的客户群基础。

在2018年9月,嘉楠成为业界第一家提供基于RISC-V架构的商用边缘计算AI芯片的公司,推出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该芯片是嘉楠的第一代内置了卷积神经网络加速器的系统级(SoC)AI 芯片。

嘉楠在2017年,2018年和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总共生产1.3亿多颗ASIC;嘉楠是一家无晶圆厂IC设计公司,自主设计的IC由包括台积电,STATS ,ChipPac,ASE和SPIL在内的行业供应商进行制造,封装和测试。

嘉楠在2019年6月推出8nm ASIC,8 nm ASIC设计于2019年9月投入量产。

根据Frost&Sullivan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中出售的算力,嘉楠是全球比特币矿机的第二大设计商和制造商。在同一时期,嘉楠出售的比特币矿机占全球出售的所有比特币矿机的总算力的21.9%。

10月24日,国家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区块链被认为是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这意味着区块链技术正式成国家级产业,是国家对于整个科技领域自主创新的高度重视。随后,美股、港股、A股等资本市场区块链概念股被资本热捧。

作为全球第二大矿机厂商,一旦上市成功,嘉楠Canaan也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区块链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嘉楠总收入从2017年的13.081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7.053亿元(3.941亿美元),增幅为106.8%。

嘉楠2019年上半年营收为2.87亿(约4190万美元)。

根据对算力和应用场景的不同需求,目前AI芯片领域主要分为云端芯片和边缘芯片两大类。在云端场景中,海量数据的计算与处理需要对芯片的算力有较高要求,云端AI芯片主要用于算法模型的训练。而边缘侧芯片用于根据算法模型进行数据推理,在应用场景上偏向于低能耗和更高的计算效率。

嘉楠董事长兼CEO张楠赓曾表示,“边缘侧芯片没有云端数据中心那么好的算力条件,同时对功耗的限制也很严格。但这也意味着边缘侧领域有非常多创新的机遇。”

在边缘AI芯片的广泛应用中,苹果和高通公司一直是全球领先的AI手机芯片厂商,而华为和寒武纪已将AI处理单元成功集成到其智能手机处理器麒麟中。通过利用消费升级和5G网络的部署,中国大多数国内企业都将重点放在诸如智能家居,智能楼宇和智慧零售等消费物联网场景上。

这些公司包括嘉楠,海思和瑞芯微。随着物联网行业的持续快速发展,更加多样化的需求和应用场景将会出现。在用户需求的推动下,人工智能芯片技术的创新将促进更紧密的研发流程和商业化流程,并最终形成一个开放的,互惠互利的行业生态系统。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与边缘计算相关的技术,以及人工智能应用中对ASIC的接受程度,对嘉楠未来在产品多样化方面的成功至关重要。

截至2019年6月30日,嘉楠拥有一支由127名成员组成的研发团队,平均拥有7年的行业经验。

世界首款ASIC矿机与“南瓜张”的前世今生

嘉楠创始人张楠赓

“南瓜张”张楠赓是嘉楠创始人,张楠赓1983年出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路设计专业毕业。

北航计算机本科毕业后,张楠赓有过一段在事业单位做“螺丝钉”的时光,每每回想起这段经历,张楠赓会觉得唏嘘不已。

彼时,他还是航天科工集团的一名技术人员,这段服务期培养了他对技术一丝不苟,对工作认真负责的航天人精神。

三年后,他没有走大多数同事选择的路,而是回校继续深造,理由是“我希望每天都能有新的东西出现,做更有挑战性的事情”。

张楠赓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2011年左右,当时的他认真钻研了一个晚上,就对它产生了兴趣,当时比特币有很多信徒,起初觉得比特币有5%可能性来改变世界,直到2015年,区块链概念变得普及,心中这个概率上升至15% 。

转折点发生在2012年6月,彼时美国一个开发比特币挖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声称,他们准备研发一种功能远胜过当时水平的集成电路式(ASIC)矿机。

从设计上来说,ASIC相比FPGA具有高性能、低功耗的优势。如果研制成功,蝴蝶实验室很可能将掌控比特币世界超51%的算力,也意味着该机构可以对比特币的区块进行篡改,几近拥有完全掌控权。

为避免比特币被蝴蝶实验室垄断,“南瓜张”张楠赓和“烤猫”蒋信予先后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最终“南瓜张”带来了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他将其命名为“Avalon阿瓦隆”。

当年,Avalon极度受人追捧,一台Avalon矿机现货,最高曾被炒到40万人民币,市面上一机难求。

但当时的张楠赓非常低调,人们不知道张楠赓是谁,只能根据张楠赓在Bitcointalk论坛上注册的ID——ngzhang,将这个中国最早的矿机研发者称之为南瓜张。

市场也有漫长熊市的时候,最艰难的时候,人们所熟悉的龙矿矿机、花园矿机、氪能矿机、宙斯矿机、西部矿机,甚至著名的烤猫矿机也都消失了。

嘉楠也面临着生存问题。也是这个时候,曾经一直保持着神秘低调色彩的张楠赓摘掉了“南瓜张”的面具。

到如今,市场经过激烈的市场洗牌,百花齐放的矿机厂商最终变成了以比特大陆、嘉楠、亿邦国际为首的3家独大的局面。

截至IPO前,Jiaxuan Li持股为16.2%,张楠赓持股为16%,Jianping Kong持股为12.1%,Qifeng Sun持股为5.8%。

5G将助力芯片行业发展

当前,嘉楠主要瞄准的是AI芯片领域。张楠赓认为,新技术人工智能给了芯片行业新的机遇,这也是这个时代创业者的机会,可以走一条新路。

传统的芯片受架构和摩尔定律的限制已很难适应人工智能发展的需求,这就需要专门的人工智能芯片。传统芯片没有任何用户黏性,卖了就结束,但人工智能芯片不同,很多后续应用和场景的需求被提到了芯片层级,这导致了新模式的诞生。

按应用场景划分,人工智能芯片主要分为云端芯片和终端芯片两类。大公司阿里巴巴、华为包括国外的谷歌、亚马逊等会根据自己的应用场景去做AI芯片,而国内众多的创业公司大多则专注端侧AI芯片。

对于做区块链芯片起家的嘉楠来说,做端侧AI芯片更能发挥自身优势。端侧AI芯片通常对能效比要求很高,一方面性能要高,另一方面成本和功耗要低。这也是嘉楠专注端侧AI芯片的主要原因。

张楠赓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说,人工智能芯片的推广和普及市场教育是极其漫长的过程,目前公司的人工智能芯片在一些行业已有一定的出货量。公司目前并没有通过系统集成来冲击销售额。“爆款什么时候来?我觉得快了。”

“我觉得5G特别好,5G好处非常多。”张楠赓表示,5G不但可以支持众多设备上网,而且对于端侧AI设备有非常正面的意义。“比如说你的传感器就会像沙子一样,探针类的东西可以被支持,现在就非常困难。”他认为,5G让数据传送更加高效,由此有可能改变AI芯片架构。

张楠赓说,矿机行业就是寡头垄断状态,就那么几家,嘉楠的定位是一家做技术,做计算的公司,嘉楠不是一个比特币公司,也不是一个区块链公司。

2019年7月20日,是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的日子,张楠赓这一天还发表了一封内部信,张楠赓向所有为探月工程做出贡献的先驱致敬,并号召所有员工做数字世界的探险者,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生活。

在这封信中,张楠赓说,九败一胜是探险的真貌。在抵达终点之前,它通常包含着日复一日的计算,试验失败的沮丧,以及成功时旁人不解的兴奋。硅与数字世界的探险同样如此。而作为数字新世界的底层架构,芯片产业正步入智能计算时代。嘉楠将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的生活,这是正在悄然发生的产业革命,也是我们的机遇所在。

“作为从事自主超算芯片研发、提供高性能计算服务的公司,嘉楠致力于通过智能计算改善人类生活。我们立足AI和Blockchain产业生态,在区块链、高性能计算、芯片研发设计和上层AI应用研发拥有丰富的业务经验。我们为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提供涵盖芯片、模组和产品的整体智能解决方案,让企业服务与用户更近,并推动商业资源高效合理分配,让更多人和企业享受智能化数字经济红利。”

张楠赓对员工说,数字世界的未来将是一个崭新的硅基文明,而嘉楠已经成为这场探险的领跑者之一。“前路依然漫长,请保持足够的技术自信与敬畏之心,因为你们不仅是一名嘉楠人,更是一名探索数字世界未来的探险家,因为我们选择去月球。”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